<<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博天堂娱乐活动 > 正文

起底湖南双峰诈骗重灾区-骗不到钱没脸回家过年

时间:2017-5-12 13:09:12来源:博天堂娱乐作者:admin
村民们指着楼房告诉记者:“搞电信诈骗的富了,老实人还在住土房。”村民们指着楼房告诉记者:“搞电信诈骗的富了,老实人还在住土房。” 双峰县龙田派出所的宣传栏中全部是反电信诈骗的内容。双峰县龙田派出所的宣传栏中全部是反电信诈骗的内容。

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是湖南省扶贫开发重点县,行走在双峰县街头,随处可见“全民总动员,严厉惩治电信、网络犯罪”、“坚决打击利用PS技术合成淫秽图片 敲诈犯罪”等横幅和标语。双峰在过去数年间因电信诈骗而被熟知,被公安部定为七个全国地域性职业电信诈骗犯罪源头地之一。

近日本报记者对双峰县进行了实地走访,曾参与电信诈骗的知情者告诉记者,电信诈骗“一夜暴富”神话带来的放大效应刺激着乡民,甚至形成了“骗钱不是耻辱,骗不到钱才是耻辱”的风气。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本地人随便拉一个都是祖师爷级别的”

今年36岁的王海强个头不高,留着平头,皮肤黝黑,烟不离手,是走马街镇大塘村村民。2010年,他因为利用伪基站群发虚假短信诈骗,涉案金额上百万 元,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我早就不做这个了。我现在做电子商务,专门生产床垫,然后在网上卖。”王海强赶紧向记者澄清。

王海强两位哥哥在深圳打工,自己在家务农,十年前,他住的是土坯房,看到村里有人找到了致富的新门路——电信诈骗,从而一夜暴富,他心里不平衡,加入了电信诈骗的行列。

2008年春节,王海强在双峰县一家酒店参加初中同学聚会,当晚,不少同学都开着车,只有王海强和一名在中学当教师的女同学是搭摩托车去的,他很失落。 酒过三巡后,一位同学向他交了底。“他跟我说,不少同学都靠打电话、发短信发了大财。只需要一部手机、一台短信群发器、几个假身份证就行了。”

纠结的王海强最终决定“试试”。他选择了通过群发短信进行“短信钓鱼”的电信诈骗模式。他购买了两台电脑、手机短信群发器和两部二手手机。为了逃避打击,他还从网上以1000元的价格购买了10个假身份证。

2008年5月,王海强开始了手机短信的群发,他发送的手机短信往往都是选择一个区间手机号段,利用电脑软件群发短信。漫天撒网完成后,王海强唯一做的 就是等在银行附近,一旦有上钩的人打钱,他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钱取出。“开工”后4个月,2008年9月,王海强终于钓到第一个“猪仔”(指受骗者)。 王海强至今还记得,当晚20时,自己的手机收到短信,说收到转账5万元,王海强当时热血沸腾。“这钱也太好赚了吧?”为了规避警方追查,他从来不在本地提 款,他曾专门买了张机票从长沙飞到南昌,连夜在当地的提款机上将钱取走。

随着上钩的人越来越多,王海强的“收入”越来越多,半年内,他一共“收入”40多万元,在村里盖起了一座两层别墅。“其实这种诈骗并无多少技术含量,都 是沿海地区用剩的老套路,但‘傻子’太多,总能骗到一些人。”王海强说,村里的人都知道他在外面“做生意”,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因为在村里干这个的太多 了。据他掌握,村里做过这方面“业务”的至少有30人。

“骗不到钱都没脸回家过年”

王海强在通过“短信钓鱼”方式诈骗的前半年寝食难安,夜里睡觉经常梦到警察给他戴上冰冷的手铐。走在大街上,见到警察他就躲着走。2010年4月,他再 度出山,“复工”的第一单生意,就在云南一家出租屋中被抓获。“在里面(监狱)待了4年,也算给我血的教训,我也算是认清了,来路不正的钱财,早晚还得吐 出来,人财两空。”

据王海强说,从事电信 诈骗者一般学历不高,很多都是在珠三角和长三角打工,有正当的职业做掩护。在他看来,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双峰电信诈骗的手法已经经历多次“升级”。上 世纪90年代流行的是“分金元宝”诈骗,谎称在某地发现金元宝,并持有专门的鉴定证书,忽悠一些人低价购买。上世纪90年代流行的是贩卖假证、假学历,满 足当时农民工外出打工进厂的需要。

2003年之后有了新玩法,将当地官员的照片与色情照片合成在一起,然后给官员寄信,威胁那些“心里有鬼”的官员。“这种方式成本低,风险小,心里有鬼的官员收到合成照片后会乖乖寄钱,他们肯定不会报警。只要成功一单,至少就有30万元的收入。”

2006年之后,则是通过伪基站群发短信诈骗。以短信诈骗为例,只要花一万元左右购买“伪基站”机器作为犯罪工具,一台手机用来测频点,一台智能手机用 来发信息,走在街上,附近的人都能收到诈骗短信。尤其是短信来源可以被伪装成“10086”、“10010”,甚至银行的“955××”发送。“我听说双 峰县一位领导就曾中过招,诈骗者以他的名义发信息给当地一些干部,称在北京开会银行卡被盗,需借2万元,有些人还真打钱过去了。”

“很多人说双峰诈骗的地域特色是PS官员照片诈骗,其实那都是5年前的事了。”眼下比较多的电信诈骗方式是通过制造木马病毒,攻击用户的网上电子交易账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钱转到自己的卡上。

王海强说,从事电信诈骗的人,成员之间都是单线联系,如果被公安机关抓获,家人就会悄悄搬到外面住,以免在村里被人戳脊梁骨。他曾因为电信诈骗,半年就赚了一套房,但因为退赃,如今还欠着20多万元外债。

说起自己贪图眼前小利而入狱的经历,王海强十分懊悔。他说,都是因为自己眼红别人一夜暴富,被冲昏了头脑。“在农村一些人看来,你有钱,能盖起楼房,你 就有面子,没人管你的钱来路正不正。甚至不觉得骗钱是耻辱,骗不到钱才是耻辱。”王海强叹了口气说,“春节到了,骗不到钱你都没脸回家过年。”

“严打”后从业人员锐减一半

行走在大塘村,小洋楼孤独矗立在水稻田边,很多都是空的,墙壁长出了蜘蛛网,爬山虎爬满了整面墙,甚至有老鼠在屋中穿过。村里剩下的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中午时分,也只有寥寥几户人家的屋顶冒出炊烟,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村里的不少人通过电信诈骗一夜暴富,这种放大效应也让不少原本安心务农的村民有些坐不住了。大塘村村民刘富贵今年54岁了,除了种田,平时还要靠开摩的 搭客补贴家用。他告诉记者,大塘村主要以种植水稻为生,人均不到1亩地,每年收入只有1000元,连温饱都不能解决。如今,村里的青壮年都到外地打工了, 每年有五六万元收入,工种方面,建筑工地上的泥水工较多。

“在工地上挥洒汗水,远不如一些人坐在家中打电话、发短信,搞电信诈骗来钱快。人家一年能收入上百万元,又盖楼房,又买宝马。你在工地上打工,十年也盖不起房子。”刘富贵说,在这种强烈的对比之下,不少村民都选择“走捷径”,也加入电信诈骗的“队伍”。

王海强说,很多人都有刘富贵这种心态。电信诈骗犯罪比盗窃、抢劫风险小,判得也轻,很多人在里面关上一两年就出来了,加上此类犯罪隐蔽性强,取证难,很难被抓到,所以产生了不好的示范效应。

不过,王海强表示,最近两年来,经过整治后,当地电信诈骗的风气已经明显收敛。从业人员大概比两年前减少了一半。

动真格:让电信诈骗分子寸步难行

作为全国电信诈骗的“重灾区”, 双峰在过去数年间不止一次被“点名”。2015年,双峰县被确立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整治的七个地区之一,要求限期整改。

双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毛定华说,县里组织各乡镇村干部,全面清查外出务工人员,摸清了历年来被打击处理的人员和现在可能从事违法犯罪的重点人员的底数,对这些人员,只要使用本人身份证,住宿、银行资金流向都会预警。

对于诈骗者的惩戒,当地政府曾推出严厉的举措——对涉嫌制贩假证及短信诈骗者,银行部门不得为其办理贷款业务;计生部门不得为其办理二胎准生证;国土部 门不得为其办理建房批地手续;民政、社保、医保等部门不得为其办理社会福利保障;公安部门不得为其审批准出境、参军手续;组织人事部门不得为其办理招工、 录干,总之,要让其寸步难行。

走马街镇副 镇长朱卫华说,现在是动真格的,“比如公安抓了一个人,但村里摸底没摸查到,要诫勉谈话,摸错两个,村支书免职。对于直系亲属做诈骗的,村支书一律免 职。”该镇一位公务员则向记者透露,为了震慑电信诈骗,“公职人员,如果直系亲属中有人从事电信诈骗,就要被辞退。”

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内容